当前位置
主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新闻 >
王思聪十年撕逼小传:从“愤青”到“社会人”
2019-05-20 17:55

  2019英雄联盟季中冠军赛四强淘汰赛的首日,小组第一出线的IG不敌北美TL战队,爆冷输掉了比赛。而IG老板王思聪的微博下,也被“舒服了”三字刷了个满屏。

  此前,国内另一战队RNG比赛失利时,王思聪曾用这三个字在官微下大开嘲讽,而到了IG战败时,“舒服了”也被广大电竞迷原封不动用以回应他。

  他的微博已经近二十天没有更新了,查看最近的内容,还是春季赛时为庆祝IG战队夺冠时的转发抽奖,评论区在昨日之后,已然被广大网友的斥责和嘲讽声淹没。

  在他微博下吃瓜看戏或是大声开喷的人早换了一拨,明星八卦受众和粉丝们少了,电竞迷和战队粉蜂拥而至。

  在王思聪开通新浪微博的第十年,他的个人形象完成了3.0版本转型。曾经深入人心的娱乐圈纪检委逐渐被淡化,越来越多人记住的是IG的老板、一个电竞投资人。他戾气轻了不少,营销玩得很6,俨然就是IG最具流量的CMO。

  对照2.0时代那个善于向娱乐圈明星开炮的“撕葱”,还有更古早的1.0时代那个以炮轰企业家、公共知识分子甚至政治人物为乐的富二代,三种形象的更迭背后正是王思聪自2010年归国至今的10年成长史。

  这其中有自我认知的变化,也有对舆论环境的适应。娱乐资本论的矩阵号营销娱子酱(ID:marketingyuzijiang)整理了十年来王思聪怼过的名人名单后发现,据不完全统计(去掉王思聪中途删除的微博),王思聪在微博上一共炮轰了60位名人,其中18位是企业家,31位娱乐圈人士,7位媒体人,1位教育界人士和1位体育界人士。

  从早期炮轰企业家,到中期发力娱乐圈,到现在的专注做电竞营销,王思聪发声的背后折射出微博舆论生态的变化。从2010年开始的时政大V把控舆论场时代,到2013年微博大淘洗,舆论场顺着娱乐化方向“转危为安”,再到如今中小V崛起,更垂类的娱乐内容占据舆论高地。

  十年之后再回望过去,不论是微博还是王思聪都在收敛,期间舆论生态变迁,万达几经沉浮,而王思聪也不再是最初那个愤怒的少年。

  2010年,是互联网史上备受瞩目的一年,微博的高速成长,带动“民意出海”。凶猛的舆情形成权力监督力量,有知青年情不自禁地喊出“围观改变中国”的口号。

  就在这年,王思聪注册了微博,成为上面较早一批“原住民”。那时,他才刚刚回国,典型的“留洋学生”作风,对国情不甚了解,还处于“年少轻狂,口无遮拦”的阶段。

  开篇图表显示,尽管在今日诸多报道中,王思聪总是以“娱乐圈纪检委”的身份出现,但他微博早期的评论内容确实常在时事、商业范畴。以2012年为分界线,前期王思聪的炮轰对象近一半是知名企业家,马化腾、雷军、李开复等互联网大佬均上过他的“黑名单”。

  早年的微博聚焦于时政和社会话题,邀请了一批诸如任志强、方舟子、史玉柱、于建嵘、薛蛮子的“公共知识分子”。高质量的“原住民”在时事话题积极输出观点,带动了社区的讨论热情。历经“宜黄拆迁事件”“温州动车事故”等热点事件后,“微博维权”被成功引爆,网友们真挚地相信“围观改变中国”的力量。

  此时,刚刚走出校园的王思聪也乐于在时事话题上“指点江山”。只是在该阶段,微博的线岁以上的大V手里,“毛头小子”王思聪并没有展露出优势。纵观王思聪的微博,“sb”、“傻X”是他用的最多的词汇,但除了撕逼之外,却也缺乏入木三分、一鸣惊人的看法。

  适逢汪小菲、大S闪婚,汪小菲母亲张兰对外表示,王健林赞助了汪小菲的婚礼。就此事,王思聪发了数条微博回怼张兰,表示自己一家与张兰并无交集,后续还引发了和汪小菲的骂战。

  一时间,“首富之子怒怼张兰”事件引起舆论关注,王思聪微博大爆。这件事也为他后来成为“娱乐圈纪检委”打下了基础。

  其父王健林对儿子这种“口无遮拦”的做法多次表达担忧,对于他来说,管理一个拥有千万粉丝的儿子,甚至难过管理千人高管。王思聪身上的不可控在于,他吐槽起来不分内外,甚至连自己人都怼。

  尽管语言粗俗,王思聪骨子里却是个具有十足精英思想的人。跟王思聪接触过的人表示,王思聪虽然温文尔雅,但对愚蠢却极其缺乏耐心。

  “现在的大学生都太蠢了,完全没有独立思考能力,就知道起哄,被心灵鸡汤骗、被人生导师骗。真着急啊。”王思聪在采访中吐槽。有报道称,王思聪现场反应速度很快,逻辑缜密,观点性强,因此极难被说服。

  纵观他的商业版图,电竞相关产业占据了他投资的半壁江山,比起父辈在传统产业领域取得的成就,王思聪更青睐于风口上的年轻产业。他曾明确表示,不愿意接万达的班,对于他来说,管理一个万人企业太累了。

  但这位“归国大少”倒也确实借着其父王健林的光有着有异常雄厚的资本优势。彼时的万达正处于大步前进的“高速发展”期。从2010年真正实现连锁经营的“实业、资本两条腿走路”到2012年万达文化产业集团成立,光环愈发炙热。

  站在父辈的肩膀上,王思聪的“富二代”名头便耀眼的很,他试图利用自己的资本优势进行开拓。2011年,王思聪大张旗鼓地收购了CCM电竞俱乐部,并在微博上发了八个字:强势进入,整合电竞。

  重组后战队名字改为IG。那一年电竞行业并不景气,市面上大多数电竞俱乐部还在亏损,职业选手收入低,日子过得青黄不接。王思聪收购后,给队员涨薪至万元/月,此举直接刺激了电竞行业薪酬的提升。

  那时的思聪,风华正茂、野心勃勃,想要在神州大地打下三拳两脚。“我想认识真正有想法的人、真正有创造力的人,能够生产出伟大的产品。”他在采访中曾如此说道。

  进入2012年,微博上频频发酵的敏感舆情引发政策上的关注,在红线边缘徘徊的大V言论和真假难辨的各路消息让这里成为了“谣言”的滋养温床。

  公权力机构迅速介入,一批曾经活跃的营销类大V被抓,时政大V也纷纷静默,大批公知出走,微博内部首先经历了一次大动荡。

  微博选择在2012年末彻底倒向了娱乐化。通过下沉战略,这个曾经主打精英的社交平台把重心放在打造中小型网红上。依靠着在泛娱乐领域的深耕,微博实现了互联网史上罕见的“二度崛起”。

  王思聪也适时转型。比起时事社会议题,泛娱乐化领域更像是他的舒适区。从小接受西式教育、见多识广的他,在全民娱乐化时期转型为“超级话题制造机”,不仅多次爆料明星丑闻,被冠以“娱乐圈纪检委”的名号,就连他自身的绯闻八卦,都成为社交媒体上备受关注的线年之后,王思聪的炮轰矛头很明显转向了娱乐圈。

  2013年至今,王思聪的“怼人名单”里,娱乐明星占据71%的比重。期间,他多次痛骂田朴珺“装逼”,讽刺范冰冰是“毯星”,遣词造句十分露骨。企业家开始淡出他的评论范围。而随着国内政治生态的变化,王思聪对于涉政人物的评论也开始越来越小心。2014年后,更是彻底将这类名人剔除出了他的“开炮名单”。

  “亲近政府,远离政治”,王健林总结出的官商之道在无形中也对王思聪产生着影响。尽管王健林一直担心儿子的“政治情商”不够,但王思聪的行为却明显变得知轻重起来。2015年,在接受BBC的采访时,王思聪明确表示,在中国只有在体制内才能取得成功。

  事实上,当天外媒给出的问题远比回答的要露骨,王思聪谨慎地规避掉涉及评价领导人等太过敏感的话题。此后也有媒体问他为什么总是针对娱乐圈,王思聪的回答也非常实在:“别的领域我也不敢说啊。”

  这样的清醒认知也解释了这个阶段他的喷人构成。消失的时政话题,越来越少的企业家……有了数千万粉丝的王思聪已经是当之无愧的流量KOL,作为“既得利益者”,向同行的“出言不逊”一着不慎便容易造成全网的舆论反扑,此前他痛骂雷军“英语不好的企业家别出国”后舆论翻车便是最好的例子。因此,痛斥明星自然是最安全也最容易收获群众基础的渠道。

  于是,凭借着“一不涉政;二不和广大网民对抗;三不死撑到底”这三大喷人攻略,进入娱乐时代的王思聪在舆论场混的愈发风生水起。

  而万达也一步步走向了最辉煌的时刻。2013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,王健林以净资产860亿人民币问鼎中国首富。随后的2015年和2016年,王健林又连续摘得首富头衔,身家达到330亿美元。

  这时的王健林,在牛津大学公开课上踌躇满志地谈他“一个亿的小目标”,王思聪尚且有万达的大树庇护,依旧在网上口无遮拦……只是未曾预料到,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。

  一向热衷表达的王思聪,在2017年9月到2017年12月的时段内,从微博上消失了100多天。这一时期网上爆发的重大社会事件,如WePhone创始人自杀身亡、红黄蓝幼儿园事件等,王思聪的声音统统缺席。

  在此之前,万达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重创,王健林的电商战略失利,裁员消息不断,海外收购接连遇冷。

  一时间,网上各种关于“王健林被边控”的消息再度流传,万达集团忙着辟谣自顾不暇,王思聪也选择在这段时间内谨言慎行。

  这番挫折,或许让他明白,即便是万达这种体量的企业,在“风雨欲来”之时,也不过是空中的一片羽毛。他开始正视自己“商人”的身份,在电竞领域发力,并力图打造一个泛娱乐王国。

  而这时候的微博也面临着新一轮的变革。过度娱乐化的后遗症开始展现,流量明星的天价片酬、娱乐行业的税务问题被舆论推上了风口浪尖。民意沸扬之下,2018下半年管控也降临到了文化产业上,政策不允许过分宣传娱乐化,明星天价片酬遭到打压,整个娱乐行业陷入焦虑。

  而就是在低迷的2018年,王思聪在一片沉默中完成了IG战队第一个英雄联盟全球冠军。时隔一年,天不怕地不怕的王校长再次回到人们的视野,沉默之后,这次回归得到了全网的赞誉。电竞出海、文化输出,王思聪以一种安全且新锐的姿态,在电竞这个垂类中打造出了一个“王者归来”。

  他依旧喜欢撒钱,借着网民对IG夺冠的热情,宣布抽113人每人送上一万元现金。简单粗暴地抽奖方式,再次刷新了微博记录,转发量迅速突破2000万,互动量甚至超过了鹿晗和关晓彤宣布恋情。

  这次抽奖带来的效益是,王思聪的微博粉丝数从1610万涨到3508万,足足翻了一倍,平均下来一个粉丝只有五分钱。而IG战队也成功打造出了一波品牌声量,一路火出了圈。王思聪精明的“商人头脑”又一次展现。

  就连他自己也成了商业符号,在IG夺冠现场拍到的“王思聪吃热狗”图片早已风靡全网。起初,王思聪还会愤怒地发微博制止:你们别再发我吃热狗的照片了行吗?!而现在他已经接受了这场恶搞,并把这一切向着变现转化。

  “不管我们以前是否有过矛盾,我是否喷过你,只要是你今天买了ig的冠军皮肤套,你就是我兄弟。如果我曾经骂过nmsl,那你今天买了皮肤,她不仅复活了,我还会亲手为您妈穿上复活甲。”

  这一点在微博上也表现得更为明显。在王思聪最近的一条与娱乐圈相关的微博中,他转发了吴亦凡的新歌《大碗宽面》,为流量明星站台,字里行间满是love & peace,与2.0时代的娱乐圈纪检委say goodbye.

  也有网友发现,在今年万达参投的春节档影片《飞驰人生》中,他赫然出现在了结尾字幕的特别鸣谢字幕中,把自家车库拿出给韩寒拍摄用,2012年时那个在方韩大战中力挺方舟子,追打韩寒抄袭的1.0版本思聪也渐行渐远。

  当前王思聪的微博认证为“北京普思资本董事长、万达集团董事”,曾经声称“不愿接班”的轻狂少年,终于踏踏实实子承父业。而当王思聪与品牌、公司进行了强绑定,那他的一举一动都将导致重大的商业后果。圈子里很多人从“父亲的朋友”变成了“自己的朋友”,难听话自然不必再说。

  有人说王思聪怂了,也有人觉得不再嘴炮的“撕葱”让微博减少了很多欢乐。但10年走过,叛逆的富二代走上这样的路径,怎么看都是一种必然。

  而他最近与强调“英语无用论”的花千芳高调开端、戏谑收尾的互喷,或许是谨慎的王思聪的又一次任性。当事件从教育理念进化到阶层和种族情绪之争的时候,王思聪删掉了互喷的微博,那些消失的字里行间,还有着之前“留洋改革派”残存的影子。

  新浪游戏APP为广大玩家提供最及时、最个性化的聚合订阅游戏资讯,以及业内最丰富、最具价值的游戏礼包资源,首测资格、稀有道具,成为高玩就这么简单。新浪游戏APP论坛力求打造一个属于所有玩家的超大朋友圈,为玩家的生活增资添彩。新浪游戏秉承为玩家提供优质服务为宗旨,不断优化创新,让我们一起创造快乐!

联系方式

电话:020-66889888

传真:020-66889777

邮箱:

地址:广东省广州市番禺经济开发区58号

友情链接:
百度一下 |